一只鸽子嘛

我爱洗澡皮肤好好 噢噢噢噢

【蔺靖】问明月 18

❤818祝我们的大天使kkw永远平安喜乐❤

刚好更到了第18篇简直巧合

睡前捏个小糖饼~周末放大餐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除了七夕那次,萧景琰几乎从不敢留蔺晨过夜。今早将醒未醒之际,却觉得鼻尖有些痒,随后游离到嘴角,下巴尖,如同羽毛拂过般轻缓。柔软的唇沿着脖颈小心的温存,萧景琰趁那人把自己平整熨帖的寝衣拉开前,睁开了朦胧睡眼。

然后就如同过去的许多个日夜一样,萧景琰每天第一个见到的,守在身边的,是他的夫君,和那人的双眼中,永远如春风般温柔的笑意。

他大概猜到了蔺晨一早便来的理由。自己的事情,总都是被记在心上的。

“蔺……”他还未及说出什么字,嘴唇又被欺上,香舌被迫引着纠缠。清晨的...

【蔺靖】问明月 17

这个更新的速度也是没sei了

这个更新的长度……应该是和阁主成反比的,嗯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靖王府的奶娘近来总觉得有些奇怪。虽说靖王殿下一往如常的跑训练场,翻兵法册,但不知怎的,整个人的状态仿佛如同花草得了雨水般,从内而外的苏醒过来,这种散发出的柔和与神采,又与生了女儿之后的坤泽天生的那种母性不一样。

她默默在心里盘算着。

于政事上,无论朝堂如何风起云涌,这位主子都一派云淡风轻的样子,似乎并没有跟风去誉王那里走动,更不会仗着陛下宠信而去倾轧斗争。

平日里未见林氏帅府的那位常来探望,听说是程家千金有了身子,怕是迫于家教,不能多来了吧。听靖王的本就不多的近身伺候说,...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【蔺靖】问明月 16

入职培训没想到会这么累,短小一更证明我还活着

但是卖身契已经签了呢:)

所以早上六点到晚上九点的强度让我有些无法精力过剩

时间排满到没法刷LOF,说好的点梗文还没开撸……

哼,不过我不会被这些所捆绑SM的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刚发就被屏蔽,走袖底


不知不觉,666粉了呢

感谢小天使们一直以来对我的鼓励❤

第一次迷同人就掉进了这么有爱的坑很幸运

自己心中的故事能与别人分享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

爱你们么么扎~

所以想点什么梗大胆留言吧


【蔺靖】问明月 15

原来明天考六级呀,可爱的妹子们加油~

记忆中每次遇到英语考试都是台风天,出门就和洗澡似的,洗完了之后,上考场格外轻松呢:)笑

所以,飞流可以,你也可以哒!外语算什么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早朝时,皇上大大赞赏了誉王治水之功。今年乃雨水丰年,六月始黄河涨水不下,水势凶猛冲毁了不少村庄,这才查到了这任上的刘知府在修建堤坝时偷工减料。

一朝东窗事发,萧景桓拿着御令赶到安阳,将这个贪官就地斩杀,又组织起军队整修堤坝,民间皆是赞不绝口,称他贤良。

手中的雪花银匆匆一过,取了个小头,虽说熬得心痒,到底还是值得的。萧景桓从御书房踏出,皇上欣然允了自己举荐的许南做新任知府,他可是北方最大钱庄东...

【蔺靖】问明月 14

在坑底躺平的短小一更~

自由来去的地方,才不要选择主动放弃阵地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萧景禹总是觉得林殊出发前的求娶是有些内情在里面的。他当然不会直接答应,虽然是过来人,可也早已过了为感情而抛弃理智的年纪,他不能看着表弟胡闹,却也理解他。

下了朝就去到芷萝宫看看人是不是安然无恙的回来了,一路走得急,太监还没通传完毕,就一脚踏进殿门,一屋子只有零星的几个心腹在伺候,见了他又赶过来行礼。

“参见陛下。”萧景禹只想去扶,却在手搭上前愣了神。

萧景琰人看上去好好的,只是这屈下来行礼的身子……皇后生养庭生的时候,他也在旁陪伴过,知道这一系列变化,看这月份明显不轻了,怪不得他要请命在外驻守...

【蔺靖】问明月 13

发爱心宵夜❤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静太妃早起时,眼皮就突突的跳,心里觉得有事情要发生,中午用完午膳,陛下突然驾临,摒退了左右,拿出一封书信。

这是从南海的驻边军奏报中夹带的一封信,是萧景琰的字迹没错,他自请命驻守到年后轮换军队之时,跪求陛下恩准。

萧景禹今晨早已收到,他虽开心,却有些气这个弟弟太过任性,找了他几个月,如今既已想通却还要在外面,仗着自己的宠爱,枉顾皇家掩面,没个体统的样子。

他正抓在手中比较为难之际,御书房通报誉王到,想着他也是个可以放心的人,就言说一二。若不是景桓提醒,他也差点忘了,蔺晨还未落网,说不准萧景琰迟迟不归,与这有莫大的干系。为了景琰好,还...

袖底突然上不去了也?

是不是斑竹也去only了?

【蔺靖】问明月 12

太太们和小天使们都去面基了,在家只能舔屏的我继续写写写。

【only是什么可以吃吗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列战英来的时候,他正被一群依依不舍的小孩子围着,扑在他怀里,拽着衣角不让他走。

萧景琰的泪水就那么簌簌落下来,他也舍不得孩子们,他们仿佛就是相依为命的。

他知道明天就是冬至,或许还有机会和蔺晨见上一面。可是心和宅院里的冷灶一样,早已凉透了。

一天都不能多留。

梅长苏在第二天早上看到蔺晨浑身冻僵出现在门口的样子,怎么就这么气不打一处来。这两个人到底在瞎折腾什么。

“在书院呆了一夜?”

蔺晨不说话,进屋就抱着围炉,给自己斟热茶。

“你看着列战英把他接走,却...

【蔺靖】问明月 11

灰鹞在前面轻车熟路的赶往东郊,身后的马车也是朴素得很,这寡淡的风格一点都不像他誉王的做派。天气渐渐冷了,日落的也越来越早,农民在月初已收割完了粮食,只窝在家里休息,是以附近的官道上没有几个行人。

马车进了一处偌大宅院,除二三看守之外,再无旁人。

萧景桓与秦般若步入坐定后,过了一会,宅子外又响起了马蹄萧萧之音,黑衣人将缰绳往仆人手中一送,大踏步进了前堂。

黑色斗篷掀起又摘落,露出一面风霜雕刻出的脸,表情无悲无喜,却透着一种狠辣,面对誉王,深行一礼。

竟是前阵子已判斩首的夏江。

“夏大人,不必客气。从今往后,在本王这里,夏卿永远是座上之宾。” 

论起来,誉王最初是晾了他几个月...

【蔺靖】问明月 10

九月初九,帘卷西风。


天还未到傍晚,街上早已热闹了起来,卖重阳糕的铺子、卖膏蟹的打鱼翁,都早早开了张,吆喝声不断,就挤在道路两边。

梅长苏穿衣行事并不招摇,可就算是多么清汤寡水的料子往他身子骨上那么一挂,也是俊逸养眼的不行,随便捡了件月白点墨的常服套上,就很像回事情,他就乐不迭的和锦瑟一起打扮飞流;把飞流弄毛之后,居然又去荼毒晏大夫。

早早就派了丘真去醉仙楼留个雅间,还是老菜样,老席位,风景独好。毕竟是江左盟名下开的酒楼,里里外外是自己人,蔺晨来了也是可以舒展一下。

毕竟,梅长苏知道,自己是蔺晨能把后背放心交给的人,在这个的地盘上,还是能留一处自在的容身之地给他的。...

1 / 4

© 一只鸽子嘛 | Powered by LOFTER